码农pilot的个人博客

0%

突然情绪爆发,暴哭了一场

刚才久违的暴哭了一场。

嘛,其实也没暴走多久,满打满算,也就暴走了一个刘强东那么久。

无奈,最近一段时间里,发生了太多闹心的事。

有多闹心呢?你想想,能让一个网瘾少年连游戏都不想玩了,你就想这是有多闹心吧。

已经不记得上次哭是什么时候了,甚至,已经忘了该怎么哭了。

我说我连该怎么引导自己哭出来,都是查的知乎,你信吗。

当然也不是没来由的就哭了,主要还是最近心力交瘁,最后因为一件屁事情绪爆发了。

您要是想看个来龙去脉呢,那就继续往下,看我这个祥林嫂的絮叨吧。

起初呢,是年中那会,经过哥们啊、领导们啊、当然还有我自己的努力,争取到了一个外派的机会

嗯,这里插句嘴,其实现在我心里都抱着一点歉意的,因为当时领导也是有在挽留的,怎奈当时王八吃秤砣,铁了心的要出去看看这个大世界,最后就还是出来了。

那既然外派出来了,那当然是想要好好的干啊。一方面呢,当时本来就是奔着这边有没玩过的技术,我是来学习的;另一方面呢,我毕竟是外派出来的,也挂着咱老东家的脸呢,出来混,丢啥不能丢老东家的脸呐。

头先派我俩活,一个我忘了是啥了,另一个是给现有的一个系统设计并新增一个功能。

这两次呢,也没跟我规定啥时候交货。我寻思着,按照这个难度,我设计啊编码啊给你做的精细点,一星期也差不多吧。

结果周五验收的时候,负责人表示,我觉得你时间有点太长了。

第一个活,负责人表示我快了一天就搞定,最慢也就三天,按你这效率我不如不要你了。

第二个呢,负责人表示,这个应该四天就能解决的。

这就不太对了吧。开始的时候也没有定一个deadline,可最后又说你不应该花这么多时间,这是什么操作啊?

第二个活呢,我当时上交设计文档的时候,负责人表示没有什么要修改的,那么我就按照我自己的设计稿去做了。可到了交货的时候,却砍了一个功能。

为啥我要把这个被砍了的功能拎出来说呢?因为那天上午,我就是在写这个功能。如果一开始就砍了不要,那我真的确确实实就只花了四天就完成了。

当时想,算了算了,屁大点事,懒得反驳了,没劲。大不了我后面再证明我自己嘛。

但是我错了。

在上面发生的事情之后不久,我们开始从头设计和开发一个新的系统。而今天这次暴走,也是从这时候开始埋下了雷。

在这个新项目开始不久,某一天,老东家那边的领导跟我讲,这边对我的效率好像不太满意,有一点不想再要我的意思。

我一听,这不行啊。真就这么给我踹回去了,我无所谓,可是这多少会影响那哥们,和老东家的面子啊。

你看啊,咱哥们,又是拼缝,又是联系,里外里没少折腾,最后就整进来这么个怂蛋,这要是后面咱哥们再想介绍谁过来,那他领导不也得犯嘀咕,他可别再给我整个怂蛋来啊。

再看咱老东家,也是费劲巴拉的没少折腾了,结果这废物没干几天就让踹回去了,脸上也不好看啊。

那咋整呢?废话,更玩命的干呗。豁出去命挣个脸皮呗。

可事实整明,我还是 too young too naive 了。脸皮没那么好挣,但是精神却可以消耗的很快。

从谈话之后,我就开始5*8的满负载工作。去卫生间,要快。喝水,要快。任何事,都不能影响我的进度。

然后,有一天,就在临下班的时候,突然一阵头晕,我发现我的右眼的上半部分,看不见了。

具体是什么症状呢?就像是一张损坏的图片。下半部分还是画面本来的样子。而上半部分,只剩下一片灰色。

所幸,不是永久的。它只持续了不到一分钟。

但是,我很害怕。我怕下次,就变成了一只眼睛半只瞎。我怕下次,就变成了两只眼睛一只瞎。

当天挂了眼科急诊,第二天又挂了眼科门诊。好在经过各种检查,眼睛没有任何问题,诊断是一时性的供血不足。而且时间很短,没有对眼睛造成什么永久性的损伤。

但是大夫后面说了一句话,让我不淡定了。

“这种一过性的症状,通常不是眼睛的病变,而有可能是脑部的问题。”

啥?老子年纪轻轻的,脑子就坏了?老子不答应!

可我不答应没用啊,还是得拿诊断结果说话。再联系到那段时间总有右脑隐隐的偏头疼,所以也害怕是有肿瘤或者血栓在里面。

于是就先后做了脑CT和MRI。

又是各种请假。而且都这种情况了,我个废物还在考虑会不会拖团队的后腿。

最后结果出来,也算是意料之中,检查都是正常。

脑子里没有什么不该有的东西。血管也很通畅。死不掉,也瘫不了。悬下的心,算是放下了。

既然没事了,那就继续干活吧。

可是好景不长,没过一两天,右耳开始感觉耳鸣。

一开始没管它,结果越是不管,声音越是大。正巧那两天虫子开始叫起来。我一时分不清是真的耳鸣,还是虫子太响。

既然有疑惑,那就得去查。越拖着,疑心越重,没病都能拖出癔症。

其实我是个很胆小的人。我害怕的,不是虫子骑脸,不是被疯子攮了。我怕的是,突然生大病,让远在半个中国以北的爹妈操碎心。

看耳朵的时候,大夫倒是干脆,直接就说,耳屎太多了。开了瓶药,滴两天,把耳屎泡软了之后,找大夫给我取出来,就解决了。

但是这事吧,它就不能平平稳稳的过去。

取耳屎的前一天晚上,滴完了药之后,耳朵眼里开始觉得肿胀,而且,右耳几乎听不见了。

我干哦!最后一天晚上都不让我好好过吗?而且急诊又没有耳鼻喉科!玩我呢吧!

没办法求助万能的网络,结果是,耳屎彻底泡发了,涨起来堵住了耳道,造成传导性耳聋。

哦。耳屎堵了啊。好吧睡觉。明天给孙子掏出来。

第二天,也就是昨天,一大早心事重重的就醒了。赶了早班车,挂最早的号,去掏耳屎。

中间发生了一个插曲。大夫掏耳屎用的是一个吸气的管子,来把耳屎吸出来。而这个管子,让我弄堵住了。是的耳屎太多把管子堵了。

大夫都一脸很受不了的表情,说这玩意都给堵了。

吸完右耳吸左耳。你以为吸完了就完了?右耳里面,还有块钉子户你敢信?

我还得滴两天药水,再过来掏一次。

然后一整天去体检、去退还光猫,这些杂事就按下不表。

晚上回去之后,也不知道是心太累,还是天太热,只觉得心烦意乱。哥几个联机打游戏,我都没法专心的去玩,不知道思绪在哪,一团乱麻。

想着,也到了吃饭的时候了吧,于是就去做饭。做饭的时候,也是心神不宁。

菜出来了,吃了一口,咸,没法吃。

这时候,突然情绪就爆发了。

为什么?为什么就这么多破事?为什么工作也干不好,身体也养不好,就连菜都炒不好?

当时就觉得想哭。但是,又哭不出来。

就像前两天,上海一位住户,住着数百万的房子,却在台风天坏了马桶,蹲地痛哭。区别只是,我没哭出来。

忍着恶心,扔掉饭菜,出门觅食。虽然当时一点胃口都没有,但还是强迫自己吃了一碗小馄饨。

因为,任由自己的坏心情折腾自己,只会让自己离抑郁更近一步。老子,不答应。老子,要乐呵的活着。

然后就是一觉醒来,到了今天5点。时间是睡饱了,可是精神还是没有恢复。

早饭是逼着自己吃的。想出去走走,结果隔一分钟换一个目的地。

而且,还是半憋着想哭。

这不是个事,这样下去,解决不了。这样下去,老子要崩。

果断掉头回住处。上网搜,“想哭哭不出来”。嗯,网络就是好,各路大神给支招。

挑了个简单的,只需要三步。

刚做完一步半,感觉就上来了。眼泪啊,kua的一下,就出来了。

来的快,去的也快。感觉已经哭爽了,再也哭不出来之后,整理思绪,写下了这些絮絮叨叨的东西。

果然啊,心情不好的时候,哭一场,就什么都过去了。

谢谢您耐着性子,跟着这个胆小的家伙,回顾了一下这段波折的人生。

我写这么多呢,就是为了发泄一下。您呢,就当看了一篇文笔拙劣的小说吧。

$EOF.